章節目錄 第五十章 殿審(3)
作者:吝嗇依然b      更新:2015-10-10 14:15      字數:3770
    冰地小說網歡迎您,如果喜歡請收藏分享:www.rjkrbh.tw

    聲音不大,隱隱有些顫抖,聽在眾人的耳朵里,卻如憑空響起了一道炸雷。所有人的視線全部聚集到了聲音的主人身上,便連里間兒的朱翊鈞都忍不住站起了身。

    “怎么回事?”李太后面色仍舊古井不波,活像一尊端莊美麗的菩薩,卻睜開了眼睛。

    “奴婢去看看!”春桃快步走到門口向外張望,不等回來匯報,便聽張宏驚疑不定的說道:“費遠宏?你有什么話說?”

    朱翊鈞下意識的站起身,快步走到春桃身后,湊近紗幔向外打量,發現挨著陳默跪在地上的一名中年人正好叩下頭去,廳中眾人神色各異,尤以孫秀張鯨為甚,倒是陳默陳矩,老神在在胸有成竹的模樣,不禁好奇:莫非這父子倆還有事兒瞞著朕不成?

    就在朱翊鈞胡亂猜測的空當,費遠宏已經直起了身子,先瞥了旁邊的孫承宗和房守士一眼,這才緩緩說道:“回老爺,草民確實有話要說,”說著挪動膝蓋,變成面朝陳默,砰砰連磕了兩個響頭:“這位小陳公公,讓您蒙受不白之冤,草民給您磕頭了……”

    “到底怎么回事?還不速速道來?”申時行早就發現了張鯨和孫秀神色有異,搶在張宏發話之前,厲聲打斷了費遠宏。

    “回閣老,”費遠宏挪動膝蓋轉身,瞥一眼滿目噴火的孫秀,猛一咬牙,飛快說道:“前番草民說了慌,陳公公沒有抓錯人,燈市那夜,草民確實受人指使,意圖縱火,目的就是制造混亂,轉移百姓的視線,讓萬歲爺爺飛天巡空勞而無功……”

    “何人指使?前番為何說謊?”潘季馴追問道。他一直以為此案的突破口在駱思恭那里,想不到卻從費遠宏這發生了轉機,雖一時間猜不出這戲法兒如何變的,心情卻十分振奮。

    “是他!”費遠宏一指孫秀,咬牙說道:“草民是受他的指示……”

    “胡說八道,血口噴人!”孫秀再也無法忍耐,氣急敗壞的站起來,怒視費遠宏:“說,誰收買了你?給了你多少好處?為什么要詆毀咱家?”

    “是你的義子孫福收買的咱,說只要咱聽話,就出錢幫著咱替瀟湘苑的柳嫣贖身……”費遠宏說著話不知怎么觸動了心事,淚流滿面,一頭扎在面色鐵青的房守士旁邊:“老爺恕罪,老奴罪該萬死,讓老爺蒙羞了,可老奴三代單傳,翠兒又一直無出,眼瞅著老奴也是快五十的人了,老奴實在是怕絕了后啊……嗚嗚嗚……”

    說到最后,他已是慟哭失聲,不能自己。

    不知道別人怎么想,陳默其實能夠理解費遠宏此刻的心情。一個能夠讓人夸贊人品端方溫良謙恭的人,想來定是個愛惜名聲勝過性命的,卻因為害怕無后,而出賣了自己的良心,其內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這哭聲中,除了后悔慚愧,還有解脫吧?

    陳默暗暗嘆息著望向孫承宗,恰好他也看過來,視線交匯,緩緩的長吁了一口氣。

    費遠宏錯了么?

    陳默說不清楚,他只能從房守士與孫承宗的表現來分析,二人對于費遠宏其實是同情的。他又何嘗不是呢?易地而處,他也不能保證絕對不出賣良心啊。

    對與錯,絕大多數時候只取決于所處的位置,位置不同,評判的標準自然也無法統一。

    “胡說八道,簡直胡說八道……”孫秀又是震驚又是憤怒,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起來,看的張鯨直皺眉,轉移視線,瞇眼望著孫承宗與房守士。到現在這個時候,他要是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真就該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終日打雁,想不到今日被雁啄了眼!”他暗暗咬牙發狠,卻也并不如何擔心,畢竟還有別人的證詞,一個費遠宏而已,還翻不了天。

    “啪——”張宏抄起申時行面前的醒木重重拍在桌子上,清脆的聲音頓時讓大廳一靜。

    “孫秀,退下!”張宏喝道。

    孫秀驚覺亂了方寸,狠狠瞪了費遠宏一眼,默默退了回去,卻沒敢看張鯨。

    “費遠宏,你說你受孫福指示,可有證據么?”張宏問道,不等費遠宏回答,又道:“你知道孫秀是什么人么?是皇爺親封的惜薪司掌印,對皇爺忠心耿耿,燈市作亂,他有什么好處?”

    “是啊,沒道理嘛!”旁邊有人小聲附和,竊竊私語聲四起,這一次,張宏卻并未喝止。

    里間朱翊鈞看到這里,也有些奇怪,他自問對孫秀不薄,當初馮源被太后杖斃之后,就有意讓孫秀接掌惜薪司掌印之職,沒道理跟他對著干才是。

    可看費遠宏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模樣,也不像說謊啊?再說了,假如這一切是陳矩幫著陳默搞的鬼,這樣的伎倆,也不附和陳矩的水準嘛!

    朱翊鈞發現越來越糊涂了,真有種挑簾而出,親自審理的沖動。

    費遠宏不知道孫秀跟馮茂祥之間的交易,被張宏連番幾個問題問的目瞪口呆,忍不住望向了孫承宗。

    “老祖宗不是問孫公公有什么好處么?”眼見得張宏三言兩語扭轉了劣勢,陳默心知再不掀底牌就晚了,朗聲插口,悠然說道:“老祖宗這問題問的好,這好處啊,費遠宏自然是不知道的,不過恰恰相反,小人卻略知一二。”

    “哦?”張宏一怔,忍不住瞥了張鯨一眼,見其面色不變,略略安心,格格一笑道:“說來聽聽!”

    旁邊申時行與潘季馴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底發現了一抹驚奇。

    “孫公公的好處么,老祖宗且容小人稍后再秉……申閣老,老祖宗,潘大人,小人有重要的證人,還望三位允其上殿,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還有此事?速速傳來!”潘季馴搶著說道。

    張鯨望向孫秀,見其驚疑不定,好像并不知情,不禁好奇:這小子搞的什么鬼?沒聽說還有證人啊,會是誰呢?

    陳默胸有成竹的樣子十分唬人,不光張鯨孫秀,所有人都在猜測他所說的證人究竟是誰。

    這當口,陳矩忽然站了起來,沖申時行潘季馴張宏一拱手,也不多言,沖門口站著的一名小宦官招手:“去,叫連翹進來吧!”

    連翹是誰?

    廳中眾人面面相覷,包括孫秀張鯨,全都沒有聽到過這個名字。孫秀提著的心落了下去,張鯨卻不知為何,突然有種危機迫近的感覺……

    PS:結婚九周年,請個假,今天就一更吧……然后心中有愧,就不要推薦票了。

    冰地小說網溫馨提示:看書請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