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八章 前因后果(大結局)
作者:鬼眼花      更新:2015-09-05 07:26      字數:5910
    冰地小說網歡迎您,如果喜歡請收藏分享:www.rjkrbh.tw

    ??????????????迷迷糊糊中,我進入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

    這地方昏昏暗暗的,似乎籠罩著一層灰蒙蒙的霧氣。但是細看又什么都沒有。這地方極其的寬廣,就像現實中的大草原,我獨自站在其中的某一點上,渺小的跟螞蟻一樣。

    這樣的景象。讓我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

    難道這是一個夢境?

    嘗試著用手掐了一下自己手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的手臂處竟然傳來了熱辣的疼痛感。

    我一下就蒙了,我現在難道不是應該在做夢嗎?可是為什么還會有疼痛的感覺?

    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看著眼前詭異的景色,我有種直覺:這個地方絕對不是什么善地。

    就在我茫然無措之際,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很突兀地傳來。

    我忙看了一下四周,灰蒙蒙的空間除了地上鋪著一層不知什么材質的白色碎片,連根野草也看不到。根本就不知道這香氣是從哪里來的。

    香味來的快,消失得也快,不到十幾個呼吸之后。香味就像剛開始出現一般,又很突兀地消失了。

    雖然不知道這香味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感到這香味應該是某種訊號,或許我找到了香氣的來源就能回到現實世界也不一定。

    又過了一段時間,香味再次出現,我忙用力抽動了幾下鼻子,然后就尋著香味最濃的方向,向一個方向走去。

    這地方似乎沒有時間空間的概念,我走走停停感到自己走了很長的時間,雖然那香氣愈發的濃烈,但我眼前,看到的依就是那個詭異コ寬廣コ卻沒有一絲生命跡象的空間。

    這地方實在是太邪異了,我越走越害怕。

    就在我感到茫然無措之際,我的雙手臂驀地又發出了一陣鉆心刺骨的奇癢,而后兩只手臂就像是不再受到自己支配了一樣,自己就抬了起來,還沒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就感到前方好像突然出現了一塊巨大的磁石,而我弱小的身子就像一塊小小的鐵屑,一下子就被拉了出去。

    隨著眼前一花,那灰蒙蒙的空間似乎一下了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叢散發著幽幽白光的巨大奇特植物。

    看著眼前這突兀出現的植物,我如同被施了定身法,立刻就驚呆了。

    眼前的植物十分的怪異,從外表上看,就像是一叢我們日常長能看到的野草,但是這野草卻被放大了千倍萬倍,最高處足有十幾米的高度。這怪草的顏色也不是我們常見的綠色,片片長長的葉子如同被墨汁浸泡過,黑的似乎隨時能滴出濃密的汁液來。最怪異的還不是這些,在這叢草葉子中結著一串串拳頭大小的果實,這些果實大部分是白色的,只是在頂端長了一塊圓型的黑斑,怎么看都像是一顆顆被挖出來的眼球,看著就讓人從脊梁背兒冒涼氣。

    就在我觀查之際,我眼前的空氣突然波動了一下,然后人影一閃,一個人就憑空出現在離我不遠的地方。

    我見狀大喜,我正愁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到這怪地方呢,來了人,正好打聽一下。

    那人看年紀也就四五十歲左右,男的,長得精瘦精瘦的,一副皮包骨頭的模樣。

    令我沒想到的是,那人出現在此地后,就像沒有看到我一樣,腳步都沒有停留片刻,直接就奔著那怪花撲去。

    那人伸手摘下了一枚果實后然后連嚼都沒嚼地就給吞了下去,我看到那人吞掉果實后,嘴角微微上翹,一臉的滿足之色,我心里一動,竟然生出了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略一回想,我當時想起:這不是小李鬼上身后那種詭異笑容嗎?

    難道

    我突然有一種極不好的預感,也顧不上那人究竟會怎樣,趕緊向后退去。

    果然,還沒等我退出十步,那個人的身體就如同落入火焰中的蠟人,迅速的萎縮下去,十個呼吸不到,那人便成了一具只剩下一層人皮的枯骨,最后"噗"的一下,化成了一片片白色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看著這么詭異的一幕發生,我再也無法保持鎮靜,腿一軟,一下子就癱倒了地上。

    我可是清楚的記得,外面那灰蒙蒙的空間中可是有著無數的白色碎片的,要是那些碎片都是有人吞食怪花果實變成的,那得死多少人才能積攢那么多!

    這東西他娘的到底是一個什么怪物啊?

    見過如此詭異恐怖的一幕,我哪敢繼續待在怪花旁邊,忙拼力后退,不過無論我如何后退,看著眼前的巨大的怪花,我心里那種不安的感覺卻愈發強烈。

    又有三個人莫名其妙地出現,然后化成一篷白色骨片。

    整個過程中沒有一個人發出一絲的聲息,就像一個無聲的世界。但是每個人在臨死前臉上浮現的那種詭異滿足的笑容,卻讓我感到自己仿佛掉進了冰窟窿,極度的冰寒。

    在此期間,我又發現了另一件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人死后,被人吞掉的眼球狀果實并沒有隨之消失,而是在果實的下方長出七八對觸角一般的細腿,從碎骨中爬出來再次飛快地跑回到那叢怪草之中,只不過果實中黑色如同瞳孔一樣的黑色部分卻詭異的多出一個。

    看著這種變化,我愈發的不安起來,不知為何,這眼球一樣的東西似乎在與我心中某種最深刻的恐懼在逐漸合攏,直到一個眼球狀的果實變成了詭異的四個瞳孔,我才驀然想起一年前,小李那雙充滿詭異的雙眼。

    看著眼前不知結了多少果實的怪草,我一下子崩潰了。

    我實在想象不出,眼前這怪異的植物,與一年前的恐怖遭遇有什么關聯,但是我有種感覺,如果繼續待在這里,遲早也會變成怪異果實一部分營養。

    毀了它!

    許是過度的驚怕原因,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產生這樣瘋狂想法的,我大叫一聲,然后不管不顧地沖向這怪異植物。豐布歲。

    許是感受到了我的敵意,我剛沖出幾步遠,那株奇怪植物突然輕微地震動了一下,下一刻,整株植物上的果實都齊刷刷地把瞳孔轉向了我。

    有一個瞳孔的,有兩個瞳孔的,四個瞳孔的不知道多少瞳孔的

    看著密密麻麻不知多少的眼珠子都死盯著我,即便我有了拼死之心,我還是忍不住頭皮發麻,那份勇氣在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在此際,我身側的空氣微微波動一下,然后就聽到一陣悅耳的鈴鐺聲劃破了此地詭異的寂靜,我下意識回頭望去,就見一只手腕上帶著一只銀鐲的潔白小手憑空出現,然后一把就抓到我的右臂向手臂出現的位置拉去。那只手力氣十分的大,根本就不容我有半分反抗,我只看見銀鐲上掛著的三個銀色的小鈴鐺輕輕搖動,還沒等我有所反應,我只覺意識恍惚了一下,然后就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到處都是潔白,窗簾上印著紅十字的房間。

    這是醫院的病房!

    難道我剛才經歷的都是夢境不成?

    還沒等我把這一切捋順,耳邊就聽到我媽驚喜的聲音:"醒過來了,醒過來了!熊家妹子你這手也太神了。"

    我順著聲音看過去,見我媽正一臉喜色地抓著旁邊一個大約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孩用力搖著。

    那女孩穿著一件十分寬大的蝙蝠衫,梳著馬尾,場8十分的清秀,絕對比我們學校的校花還要漂亮幾分。

    那女孩道:"你兒子以前曾經遇到過邪祟,但是過后根本就沒處理過,現在陰氣都已經侵入骨髓了,要是我沒看錯的話,今天這事還只是一個開始,隨著他身上的陰氣不斷加深,以后這種類似的事恐怕還會越來越多的。"

    我媽急了:"那可咋整啊?"

    女孩道:"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要看你舍不舍得。"

    我媽忙道:"舍得!舍得!要啥你就直說,就是砸鍋賣鐵我也得救我兒子。"

    女孩看了我一眼,道:"就是讓他給我做徒弟,我師門有種方法,還是可以抑制他體內的陰氣加深,不過那種方法我師門卻有嚴格限制,是不允許隨意出現在世間的,除非他入我門派,否則,你也只能另請高明了。"

    我媽只是沉默了幾秒鐘,就聽她說:"沒事,這事我就做主了,等會兒我就讓何明拜你為師。"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過什么事,但是我媽這樣武斷的決定還是讓我心生不滿,畢竟我也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大小伙子了,她怎么能還像對待一個小孩子一樣決定我的去留呢。

    我努力地深吸一口氣,開口道:"媽,你怎么又替我下決定?"

    我媽眼睛一瞪,道:"怎么,你個小兔崽子還有別的想法?告訴你,你這條小命都是你師父拉回來的,莫非你還想翻天了?"

    這下我心里就更不滿意了,怎么我剛說一句話,連師父都稱呼出來了,這武俠小說我可是看得不少,這江湖門派哪有那么容易進出的,我可不想在自己頭上弄個緊箍咒帶。再說了,眼前這女孩年紀這么小,給我當姐姐我還嫌小,竟然讓我給她磕頭拜師

    女孩許是看出了我的不滿,突然開口道:"何嫂也不必為難你家小哥,這師徒都講究個緣法,是不能強求的,要不,先這樣,我還有事,就不在這了。"

    說罷,微微笑了一下,伸手把垂到額邊的一綹碎發往耳后掖了一下,然后對我們微微點了一下頭,轉身就要往外走。

    那女孩抬手之際,我只聽到一陣極為熟悉的鈴鐺上,我心頭一震,忙尋著聲音看去,見那個女孩手腕上套著一只銀色手鐲,三個小鈴鐺正在手鐲的邊緣輕微地擺動著。

    這下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媽說的那句"你這條小命都是你師父拉回來的"意思了,我忙道:"等一下,誰說我不愿意拜師了!"

    冰地小說網溫馨提示:看書請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