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大結局(TE)
作者:酒多麻呆      更新:2015-10-10 14:13      字數:29033
    冰地小說網歡迎您,如果喜歡請收藏分享:www.rjkrbh.tw

    ps:te拖了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諸位書友如果細心一些的話,去翻翻這個時間段書呆的更新大概就能發現,書呆在這段時間可以說是一年中最忙的時期了……

    ps2:本來打算順著和諧的風氣和諧掉一些的,不過想想何必這樣呢,都大結局了,抱一抱都出事基本所有小說都得跪吧,所以如果這本書因為這個te被和諧了,請大家幫書呆燒點香……

    ps3:he被點娘吃掉了,如果手機有緩存還好,沒有緩存的話就只好加書呆的群來看了,缺的章節書呆想了些辦法就是恢復不了,真想看只能去書呆的群了,缺什么書呆都可以將原稿發到群上,不過原稿就是原稿,有些和實際發布的有些出入,書呆也沒有那個時間修復

    群號是二九八一五二七四六。

    那么,大家等待多時的te,開始了。

    ————————————————正文——————————————

    淚水還在一滴滴的低落,但神情卻是不再絕望,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淚水停留的地方,一滴,一滴,又一滴,水珠集結在一起,然后滑落下來,隨著時間的推移,蘇函的身體越發的凝實,已經沒有了一絲虛幻的地方。

    四周寂靜無聲,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擔心自己產生的些許氣流都可能將蘇函剛剛凝聚的身軀再次吹散。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靈魂燃燒殆盡的身軀既然又重新凝結了,那就不會那么輕易的消散,燃燒靈魂的代價,已經被那一粒種子全部償還了,一切都在等價交換的范圍之內,雖然用一個世界拯救一個靈魂十分奢侈,但無疑,效果顯著。

    “我還真是沒用啊……整天只會讓你們流淚。”

    紫和cc感受著頭上那略為粗糙的感觸,看著那曾經一度以為不會再睜開的眼睛,心中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即使是不知度過了多少歲月的妖怪賢者,也壓制不住眼中的淚水,讓其肆意的奔涌而出。

    “嗚嗚嗚嗚……真是太好了……嗚……蘇函大哥……”

    “塔茲米,多大的人了還哭得像個小孩子一樣是干什么。”

    捂著腦袋的塔茲米抬起頭,眼眶紅紅的看了看敲了他腦袋的蕾歐奈說道:“蕾歐奈大姐,你自己先擦擦再說我好么,不說瑪因她們,赤瞳不也哭了么……”

    “就你廢話多。”

    顯然,蕾歐奈不是講理的主,塔茲米腦袋上又挨的一拳就是鐵證。

    陰陽師群體和英靈集團之中傳出了各種各樣的話語,看他們帶著欣慰的微笑,就知道肯定都是善意的私語。

    在這一片細密的嗡嗡聲之中,愛麗絲輕輕的捏了捏鈴鹿的手,幫她擦了擦已經花掉了的臉輕聲問道:“你不過去么?”

    鈴鹿看著抱成一團的蘇函一行人,再看了看站在一旁似乎很想加入進去,卻礙于面子又沒有理由只好站在一旁裝作高深,卻一直往蘇函那邊瞟的閃閃,輕輕的搖了搖頭。

    “你放棄了么?”

    聽到愛麗絲的詢問,鈴鹿輕輕的說道:“從一開始,其實我便沒有與她們競爭的資格,他們之間的羈絆,是長達數千年沉淀的感情,根本不是一個等次的啊。”

    “所以你放棄了么。”

    “沒有失去真的不知道珍惜,其實,如果不貪心的話,如今的我已經足夠幸福了,能和他住在一起,每天能夠看到他,早上一起吃早餐,等待他回來吃午餐,在晚上責備他中午不會來吃午餐也不通知一聲,然后一起吃晚餐,互說晚安后結束這一天,然后第二天再次開始。”

    愛麗絲靜靜的聽著鈴鹿的話,什么都沒有說。

    “就是這稀疏平常的日常,這經歷了百年幾乎一成不變的日常,已經習以為常的日常,就在剛才我才發現,如果有一天結束后,第二天,他卻再也不會出現在早餐餐桌上,這卻是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的,所以,這樣就夠了,不貪心的話,現在已經足夠幸福了。”

    說完,鈴鹿緊緊的扣住愛麗絲的手,看著她臉帶羞紅卻又被扣住走不開的模樣,繼續說道:“我不是還有你么。”

    ……

    ……

    ……

    在好好平復了那失而復得的激動后,蘇函摸了摸有如同樹袋熊一般抱在他大腿上就是不下來的芙蘭和蘿蘭,示意她們松開他后,慢慢的站了起來,剛剛站穩,兩個小家伙又立刻撲了上來,對于這種行為蘇函也只好苦笑。

    不只是兩個小家伙,cc也是緊緊的摟住蘇函的手臂,仿佛要將它揉入身體中一般,現在她一分鐘都不想和蘇函分開。

    “我不是已經……怎么會……”

    能夠換取極強力量的代價就是將靈魂徹底燃燒殆盡,一旦開始就算是蘇函自己也無法停下來,絕對會將靈魂燃燒得干干凈凈,就是這么霸道的方法,才能夠換到更為霸道的力量,因此,蘇函自己都從未有一絲幻想自己還能夠活下來。

    事實上,蓬萊藥和那根本不知道原理的復活幣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蘇函的身體消失,蓬萊藥沒有任何讓其恢復的跡象,蘇函的意識消失之前,復活幣的窗口也沒有彈出的意思,那就是說明,它們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所以,蘇函在激動過后,更多的是不解。

    “天真,真是太天真了,蘇函,沒有本王的允許你怎么可能隨便的去死?”

    總算找到機會說話的閃閃抓起蘇函的前襟,惡狠狠的說道:“所以不要再給我來一次了,你的小命早就不是你的東西了,身為本王的收藏就要有收藏的覺悟,自己破壞自己還算什么收藏!”

    雖然閃閃的話是這么講,但蘇函還是清楚她話語中的意思,沒有第二次救他的東西了,自己的小命自己珍惜點。

    面對一個傲嬌你沒有一點傲嬌語翻譯能力根本沒辦法好好做朋友的。

    “就算是我也不會整天想著去拼命啊~這種事一次就夠了,再來就饒了我吧,吉爾~”雙手舉過頭,蘇函做出投降的模樣,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保證了。

    “算你識相。”得到還算滿意的回復,吉爾松開了蘇函的衣襟,點點頭:“這種事應該也不會有第二次了,這種規模的災難,再來一次誰都受不了。”

    即使是英雄王,要她承擔整個世界未來命運走向這種事情也是壓力巨大,吉爾也不想再試試這種感覺了,一切都在計劃之中,一切突發事件都在可以應對的程度內,雖然犧牲眾多,但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喲,蘇函小哥,真的不加入我的軍隊么?如果你愿意的話讓你成為王位之下第一人也不是不可以哦!”

    “呀~征服王,雖然這個提議很誘人,但能不動武的話,我真的已經不想再參與這種紛爭了,實在是太累人了~”

    “果然拒絕了么~這次我這邊也算是損失慘重了,如果有小哥加入進來的話,倒是一件美事啊~不過果然沒那么容易么~”

    征服王臉上沒有絲毫失望的表情,用他的話來說,招募手下就像泡妹子一樣,先問了再說,連問都不敢問,還怎么招攬手下?

    “征服王,你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長了?蘇函可是本王的收藏,你這是在挑釁本王么?”

    雖然蘇函已經明確的拒絕了,但吉爾還是相當的不爽,如果不是魔力消耗太大了,而且打了這么一場大規模的戰役,論誰在短時間內都不想動武,她早就掏出ea給他一發了。

    “嘛~嘛~別那么小氣嘛~我這不是問問,而且還被拒絕了么?如果英雄王殿下看得上我哪個部下,他只要愿意跟著你,我伊斯坎達爾絕對不說二話。”

    征服王一臉的坦然,當著別人的面挖人墻角對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可恥的事情。

    “哼~就你手下那堆雜魚,根本比不上蘇函的一根指頭。”

    兩個王者互相搶著自己的所有權,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不該高興的好,話說本來自己就不是誰的所有物吧……

    蘇函看了看身旁cc那有點不對勁的臉色,覺得還是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好,但騎士王和貞德的到來讓蘇函這個打算失敗了。

    “很純粹的圣光,很高興能與您并肩作戰。”

    稱呼從你變為您,可以看出天主教的圣女貞德如今對蘇函的尊重,能夠擁有如此龐大純粹的圣光,必然是天父所愛之人,這是貞德的看法。

    伸出手與貞德握了握,蘇函輕輕一笑:“只是不知輕重的拿命來賭的力量,并不值得稱道。”

    “可以為了世界犧牲自己,我為之前的無理向您道歉了,蘇函閣下。”

    看到蘇函和貞德松開手,亞瑟王脫下自己的護手,將那纖細的手臂伸向蘇函:“您剛才釋放出的光輝無時無刻不在灼燒著我那膚淺的認識。”

    “過去的事就給它過去吧,而且我真的沒有那么偉大,騎士王這么夸我真的無地自容了。”與亞瑟王也握了握手,蘇函的臉都微微發燙了,果然無論什么技能都是沒有圣騎士那自帶光環的裝b效果大。

    “以后請多多指教。”

    “嗯,有機會的話。”

    感受到亞瑟王手掌微微用力的力量,蘇函也回以一絲力量,算是以此泯滅之前的所有誤會,以后,就算是朋友了。

    巨大的統合軍機甲走到了蘇函不遠處,上面那熟悉的隊徽讓蘇函立刻明白了這兩個機甲的駕駛員到底是誰。

    與騎士王和貞德告了聲罪,蘇函帶著cc走向那兩個機甲。

    “嗤~”

    兩部機甲的駕駛艙打開,兩個穿著黑色統合軍制服的駕駛員從機甲上跳了下來,落地后摘下頭盔,向蘇函敬了一個軍禮。

    “統合軍除蟲小隊斯科特。”

    “埃爾文。”

    “請隊長指示!”

    “少來了,你們兩個,現在你們軍銜比當年的我還大了吧。”

    看著兩個本來是青年的家伙已經變成大叔了,肩膀上也掛上了上校的軍銜,蘇函倒是有些感慨,看來每個世界的時間軸走的都是不一樣的啊。

    “十七年不見了,隊長。”

    即使已經位高權重,但他們沒有絲毫輕視眼前這個看外表比他們年輕的人,他們之所以能在那場大戰中活下來大部分還是靠蘇函,沒有蘇函,也就沒有他們之后的成就。

    “看你們混得不錯我也就放心了,不過你們就這么做隊長么,手下的兵都不管了么?”

    大家一股腦就被寶石翁轉移出來,然后整個世界都被閃閃轟了,也沒有什么打掃戰場的說法,雖然失去弟兄是一件悲傷的事情,不過至少贏了戰爭,弟兄們都不是白死的,所以大家的氣氛都還算可以,統合軍的士兵們有的坐在駕駛室艙邊緣互相聊著家常,有的干脆就直接離開機體圍成一圈,有的大笑,有的大哭,反正亂的不行,反正都打完了,隊長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這不是讓他們放松一下嘛,等會基地傳來整編命令的時候會讓……”

    “滴!!!!!!!!!!!”

    幾乎所有統合軍的機體駕駛艙內在一瞬間就被紅色的警報燈染紅,從打開的駕駛艙內部傳來了刺耳的警報聲,這警報聲讓所有人都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向那一堆統合軍的機甲。

    “怎么回事!”

    斯科特和埃爾文快速的跑向機體,其他統合軍士兵也在進行同樣的動作,無論什么情況,在發出紅色警報之后駕駛員都要立刻回到駕駛艙待機,這是寫在條例中的。

    “發生了什么事?”

    蘇函和cc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擔憂,這種時候響起的警報,絕對不是什么好事情。

    轟!!!!!!!!!

    “那是……”

    巨大的爆炸在遠處發生,整個天空都被染成了一片通紅,時鐘塔那標志性的大時鐘被劇烈的爆炸掀飛到空中,然后散碎成一堆碎屑……

    “統合軍的主基地?”

    劇烈的爆炸在繼續進行,如同巨靈神一般守護在統合軍總基地的battlefrontier龐大的身軀竟然被人一刀兩段,上半身沿著平滑的切口就這么緩緩的滑落,在滑落到一半的時候,斷口處巨大的爆炸就將它的上半身直接炸得旋轉著栽向了地面。

    這時候,任誰都知道事情不妙了。

    但,這并不是最不妙的。

    英靈之中,開始有不少英靈剛才還在和旁邊英靈聊天打屁的家伙身體開始虛化,然后消失不見,這說明,他們被召回英靈殿了。

    不是群體召回,而是個體消失,而且時間不一樣,所以,結論是……

    “魔法師那邊出事了!全體,集合!rider和assassin馳援本陣!全力保護魔法師!”

    吉爾的聲音立刻讓英靈隊伍行動了起來,機動性最高的兩個職業迅速沖向理論上是最安全的本陣,而其他職業也自發的集結了起來,即使集結過程中不斷有同伴消失,但是各個英靈們還是神色堅毅的補上空缺。

    英靈們的心理素質可見一斑。

    “敵襲!!!!!”

    高空中,處于宇宙上的統合軍巡洋艦和驅逐艦正一個接著一個的爆炸,而無數的飛龍也從宇宙中突破了大氣層的阻礙,從高空落下。

    下一瞬間,天空中再次布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

    戰火,莫名的就再次燃起來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們怎么還有剩下來的?!”

    比起英靈們的淡定,夜襲帶來的士兵們還處于騷亂之中,本來就是最弱勢的他們在剛才也是死傷最慘重的,幾乎一半以上都戰損了,現在滿身血污放松了下來的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接受這種結果。

    “澤爾里奇,你確定東方那邊已經封閉了入口么?!”

    吉爾的聲音也有點焦急,這邊并沒有出什么岔子,抑制力創造的那個世界已經將所有被侵蝕的世界全都囊括了進去,如果東方那邊也成功封閉了入口,那么理論上它們應該已經被她的乖離劍徹底毀滅了才對,連同那些被侵蝕了的世界一起。

    唯一可能的,就是東方那邊出現了什么岔子。

    “我敢保證,他們絕對封住了入口,為了配合這邊的動作,他們還有數百兵士沒撤出來就已經封閉入口了。”

    澤爾里奇一點都不敢馬虎,雖然他是打著少花點力氣少拼命的想法,但真的打輸了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他雖然能穿越個個平行世界,但世界都毀了他也躲不掉的。

    就在澤爾里奇信誓旦旦的保證的時候,一大片魔法光澤加上各種魔力對撞的光華快速的向著本陣這邊沖來,仔細一看,正是剛剛趕過去的英靈們,不過,不止是他們,些許統合軍的機體,還有留守的其他英靈也都全力向著這邊趕,他們身后,無數繚繞著黑色氣息的瘋狂的追擊著,強烈的碰撞就是在這一追一逃的正中心爆發的。

    “怎么會這樣……”

    為了讓另一個入口萬無一失,不單是東方的英靈,其他月世界中能夠稱之為戰力的人物,比如二十七祖和各個家族全都加入了另一個入口的守衛,然而,如今戰團中,除了黑白姬兩個祖之外竟然都是他們這邊的英靈和統合軍的部隊保護著魔法師們向這邊突擊,其他的愣是一個都沒有見到。

    反而對面滾滾而來的騎兵隊無邊無際,覆蓋了整個視界,放眼過去,無論長度還是寬度,根本看不懂他們的盡頭。

    旌旗搖曳,上面,全都是漢字!

    “這些……都是東方英靈的部隊?!”

    東方的英靈,先不論武力值如何,指揮力在西方英靈看來都是強得令人發指,畢竟一個軍隊里面單單千人將就有好幾十甚至上百,更不要說是那些軍隊的總指揮了。

    比起大部分帶幾百上千人打一場戰役都是宏大的史詩戰役的西方英靈,東方英靈最大的特點就是追隨英靈非常多,幾乎都是一人成軍的類型,所以他們在被安排在另一個,直面幾乎無窮無盡黑霧生物的入口,因為,他們單論軍隊幾乎也是無窮無盡的,更何況,他們之中,不乏武力值爆表的家伙。

    比如說……

    “啊!!!!”

    兩個騎士英靈被掀飛上天,他們的身上,都有著幾乎能將他們攔腰斬斷的巨大傷口,一個黑色魔霧繚繞的武將連看都不看被他掀上天空的騎士,一拍胯下的駿馬,化為一道黑影,將前方剛剛調轉馬頭準備攔下他的那個騎士懶腰斬斷,手中的大戟斬殺了那個騎士的瞬間后隨手一轉。

    大戟立刻變為了一張金色的硬弓,拉弓,射箭,金色的能量箭瞬間刺穿了三名飄在天上準備魔法的魔術師的護盾,將他們串成一串烤串。

    捏住繞到身后將短劍探進他鎧甲中的刺客的脖子,武將將其拎在身前,放聲大笑:“呂布奉先在此!竟無一人能擋我三招么?!”

    “不對勁,這些不是原來的東方英靈。”

    之前就說過了,只有非混沌邪惡或者守序邪惡的英靈才會在召喚的行列,雖然東方的英靈大多都是混沌中立的,但龐大的基數還是讓東方的術士們召喚出了一批守序中立以上的英靈,雖然閃閃不負責那邊,但他們的旗幟她還是知道的,憑借她過人的記憶里,她發現,這里面,竟然沒有一張她見過的旗幟,雖然上面有些漢字是她見過的,但旗幟的花紋卻是不一樣!

    “這些,都是混沌中立之后的英靈!”

    也就是說,都是此世之惡的竊取的范圍之內!

    但是,此世之惡的核心應該已經被消滅了才對,為什么?!

    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這個想法。

    但是,這里面不包括蘇函。

    在那滾滾的騎海剛剛出現的時候,蘇函便死死的看著一個方向,不是中心,不是兩邊,只是在一個十分不顯眼的位置,一個赤果上身,手握巨斧的男子似笑非笑的隨同騎海一同前行,在無數騎兵英靈之中絲毫不起眼,但,蘇函卻一眼就認了出來。

    因為,它雖然名不經傳,幾乎所有的英靈都不會認得這個連英雄都算不上的家伙,但,他卻是所有事情的源頭,此世之惡真正的根源……

    “安哥拉·曼紐……”

    在蘇函注意到他的時候,兩人莫名的聯系也讓他同時注意到了蘇函,之間他咧嘴一笑,立刻舉起了手中的寬刃戰斧。

    一股極其不妙的感覺涌上蘇函心頭,連遲疑都沒有,立刻對坐在輝舟之上,重新開始指揮大軍的閃閃吼道:“吉爾!小心七點鐘方向!”

    黑色的能量匹練橫跨整個戰場,于一瞬間將戰場分割為兩半,無論是東方的英靈,還是西方的英靈,都被這匹練從中間破開,切口如鏡面般平滑。

    那匹練,就如同在天空拉了一片黑色的幕布一般,橫斷了整個戰場,將閃閃輝舟幾乎從中間對半平分。

    如果蘇函沒有提醒的話,那么,輝舟連同閃閃在內,就真的要被從中劈開了……

    輝舟變為兩半,失去了它的光芒從天空滑落。

    閃閃不得不跳下已經失去效力的輝舟,落在了蘇函的身旁,臉上,充滿了憤怒與不甘的表情。

    “這個只會偷襲的雜碎!”

    呼嘯的烈風在眾人身邊掛過,無數的空氣,沙石涌向那黑色的幕布,而那深邃可怖的黑色也開始慢慢退去,另一面的景象開始從灰暗到明晰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只有地面那深深的溝壑告訴眾人,剛才那一擊不是夢幻。

    “這是什么威力啊……”

    周圍到處都是抽冷氣的聲音,就算是英靈們都開始竊竊私語,討論如何躲避那一擊。

    剛才那一擊雖然似乎殺傷范圍并不長,只是一條線而已,但是,只要處于那一條線上,就算是最擅長防御的英靈都不敢說他們能夠接下那一擊,那黑色的幕布根本就不是攻擊的顏色,那是因為那攻擊切開了整個空間,讓另一半天空的光線一絲都透不過來!

    對界寶具!

    所有英靈最終都得到了這個令人驚駭的結論,隨后將目光投向了吉爾。

    “擁有蓋亞權能,可以分割世界的寶具世間只有兩把,一把是我的乖離劍,另一把,就是東方傳說中將天地劈開,終結混沌的——盤古斧。”

    閃閃將乖離劍緊緊的握在手中,神色有些陰沉:“不,盤古斧已經不能稱為寶具了,那是屬于抑制力的力量,抑制力留下的,唯一能夠讓他們親自干涉世界走向的方法——通過使用它毀滅一個影響世界走向的平行世界,達到修正的目的……”

    那是真正的對界,不,對世界寶具,由抑制力使用的話,一擊就會摧毀一個世界,就如同吉爾剛才所做的那樣。

    因此,剛才那看似無人能擋的一擊,只能算是隨手一揮而已。

    這已經完全是規格外的武器了。

    本來在騎海之中毫不顯眼的家伙瞬間就如同被標注了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那標注,就是他平舉的戰斧,以及戰斧前端,那空無一人的巨大裂縫。

    “他連抑制力的武器都得到了么……”

    蘇函嘴中發苦,抑制力的武器都已經被他得到了,所有邪惡陣營,甚至混沌中立陣營的英靈都歸于他的麾下,這說明了什么,幾乎所有英靈都已經想到了。

    在他們自以為勝利的時候,他們的大本營,已經被別人徹底洗劫了,源世界,已經淪陷了……

    東方的騎兵們停在了百米開外,而西方的英靈們也于他們對面列好了陣勢,雙方涇渭分明,各種氣勢對撞而產生的亂流讓兩者之間的百米之地空氣涌動,根本沒有一絲正常的風向。

    然而如果從高處望下去的話,西方的英靈就算加上那不足五萬的統合軍機甲,在東方的騎海面前,也只是如同一小潭清泉中的一片枯葉一般,數量上的差距令人心驚。

    如果不是召喚強力英靈的魔術師自身實力都比較強,在被東方英靈突襲時死掉的幾乎都是小門小戶,英靈中堅力量并無大礙,這一仗,也完全就不用打了。

    至少大帝如今只剩六萬的軍勢,斯巴達兩百余勇士,幾乎完好的貞德將領衛隊,圓桌騎士團都有保存,這使得兩者之間的差距還沒有達到令人絕望的地步。

    不過,就算殺氣已經將周圍的空氣攪得暗流奔涌,但兩邊依然保持著克制,騎海中,安哥拉·曼紐從中緩緩的走出,吉爾,也從英靈們讓開的道路中走了出來。

    “此世之惡。”

    “你們英靈到底還有什么底氣如此傲慢的與我說話,我名為安哥拉·曼紐,英靈,你并沒有與我對話的資格,我不是針對你,而是說在場的各位只有一個人有資格與我對話。”

    安哥拉·曼紐用他言行一致的舉動表明了他的立場,從頭到尾,他都沒有看走出來的閃閃一眼,目光,一直透過無數的英靈,看著蘇函。

    “上前吧,我的同胞,不屈于我,將我的力量削弱到從未有過的最低點,讓我幾乎毫無翻身余地,如同敗犬一樣在次文明世界中茍延殘喘的同胞,你是這世上唯一能夠與我同等對話的人,我最憎恨的人,來,在我殺掉你,殺掉你所最珍視的一切人之前,再與我對話一次。”

    在蘇函前方的英靈開始一個個側身向后觀看,雖然安哥拉·曼紐的目光是看向這個防線,但他們知道說的并不是他,一個,兩個,三個,無數英靈向后觀望的姿態,最終停留在蘇函面前,英靈轉身的同時,也為蘇函留下了一條通往安哥拉·曼紐的道路。

    捏了捏cc太過用力而發白的手,蘇函帶著cc,沿著英靈們讓開的道路走向此世之惡。

    輕輕拍了拍因憤怒而不斷顫抖的閃閃的肩膀,她何時受過這種待遇,然而,作為一個優秀的統帥,她知道她必須要忍耐,剛才剛剛經過一場大戰的眾人需要時間恢復體力和魔力,統合軍的士兵們也需要時間調整心態,這就是反派死于話多的最根本原因,時間拖得越久,主角一方恢復得也就越充足。

    當然,現在就算是他們全盛的姿態也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但任何一場以弱勝強,都是將弱的一方優勢發揮到最大的結果,所以閃閃在忍耐,無比心高氣傲的她在忍耐著,等待那反戈一擊的時候。

    了解她的蘇函當然知道閃閃在用多大的毅力壓抑著她自己,不要說對話了,就算是與安哥拉·曼紐稍微對視,吉爾眼中噴涌而出的怒火都會將整個區域變為熊熊燃燒的戰場,因此,對話的責任,只能由蘇函來承擔。

    “你想要說什么。”

    與cc十指緊扣,互相從對方的手中得到一絲的底氣,蘇函抬起頭,與安哥拉·曼紐對視著。

    “現在的情況,應該是你要說些什么才對吧,我的同胞,你不是應該多說一些話讓你們自己多恢復一分力量么?”

    他十分清楚!

    “你,就那么自信么。”

    雖然對方一開口就說出了自己這邊最致命的地方,但蘇函的表情沒有一絲的變化,這是很明顯的事,除了被驕傲沖昏頭腦的人,其他很清楚能夠看到這一點,如果在這里露出驚愕的表情,只會讓對方更為得意。

    “唯一能令我忌憚的乖離劍,沒有了那個種子,對我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其他人,恢復了多少實力,在盤古斧面前,都沒有任何的意義。”

    安哥拉·曼紐的臉上滿是自信,嘴角掛著的自豪沒有一絲掩飾的意思:“鏡伶路這個棋子很好的完成了他的使命。”

    “……”

    “這就沒有問題了么?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拖延時間的效果真是不合格啊~”

    臉上全是戲謔的表情,就如同貓在戲弄已經到手的耗子一般。

    “你剛才一直在說同胞,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皺了皺眉頭,這種明明恨不得將對方按在地上抽,卻因形式所逼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思繼續與他對話的感覺并不好受,但蘇函不得不繼續問下去,為了那微乎其微的希望。

    “很好,這個問題可以讓我回答一段時間。”

    仿佛蘇函能拖延時間他很滿意似的,安哥拉臉上竟然露出了贊許的表情。

    “要說人類還真是一種可怕的生物,無意間制造的東西很有可能毀滅所有的平行世界,這也是守護者產生的原因,然而,無數這種被制造的災難被守護者們說泯滅于萌芽,但守護者畢竟不是神,就連抑制力也配不上你們人類定義的神的概念,因為,他們不是全知全能的。”

    “因此,我誕生了,當我身上全部的惡意通過第三法觸碰到根源的瞬間,一種無法被抑制力和守護者自身排除的,卻又對世界具有毀滅性的人造物出現了。”

    張開手,安哥拉完全進入了自己的世界,沉醉于自己的演講之中。

    “此世之惡,這是你們對我的稱呼,名字很不錯,與根源相連的我,得到了世間一切惡的所有權,抑制力和守護者根本無法消除我,因為,雖然我不是阿賴耶,但我是阿賴耶的一部分,抑制力的一部分!”

    帶著一絲詭笑,安哥拉收回張開的手,繼續說道。

    “集合所有靈長類思維的阿賴耶,是這個世界中最具有智能的集合體,因此,他有了一個辦法,那就是,通過制造一個與我相同的存在,通過人類制造我時定下的規則,讓他得到我,通過賦予他穿梭各個世界的權利,將我從根源中拔出,帶離主世界。”

    “那就是我……”

    即使是蘇函,對這巨大的信息量也有些接受不了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阿賴耶的安排?

    “沒錯,就是你,為了保證徹底毀滅我,不會讓你成為第二個我,所以挑選出來的人,無論心智如何,無論能力如何,心靈必須與惡無關。”

    “以自己為中心的人都做不到這一點,因為只要以自己為中心,心中必定會因為世間的不平而產生不滿,這一絲不滿,就可以為惡念提供最開始的溫床。”

    “所以,只有你這個逆來順受,從不在意自己感受,以他人幸福為自己幸福標準的人間極品,才是最完美的標準,因為再強的蚊子也叮不進沒有縫的蛋,再龐大的惡意,也污染不了完全沒有任何成長空間的心靈,這也是無論如何我都無法控制你的原因,世界上竟然能找到這么一個種子,只能說是世界太廣了。”

    安哥拉輕嘆一聲,仿佛連他都看不下蘇函的生活方式,不過,下一秒,他的臉又掛上了那詭異的微笑。

    “之后在既定的規則內滿足你的需求,給予你這個計劃所必須的穿越各個世界的能力,需要保護的人,需要保護的世界,能夠保護他們的力量,隨后,在你力量達到理論中百分百能得到我的時候,讓你來到源世界,將我帶走,完美,阿賴耶的計算從不會有任何的失誤。”

    似乎是在稱贊著阿賴耶,但那嘴角的嘲諷卻是無論如何都遮掩不住。

    “是的,完美,完美到我根本沒有能夠反抗的余地,只能氣急敗壞的呼喊著,狂吼著,然后在他的計算下一步一步走向毀滅……”

    在這,安哥拉·曼紐頓了一下:“本應該是這樣的。”

    “但他還是犯錯了,因為,只要人類沒有毀滅,那么惡念就永遠不會消散,阿賴耶的最大優勢,也是他最大的致命傷,他的計算中,永遠不會有毀滅人類來根絕我這個最有效,也是唯一有效的方式!”

    “因此,我重生了!當我力量衰弱到最低點的時候,卻是我獲得新生的時候!以前的我只是我,現在的我,即是惡意!世界上只要還有惡意,我就永遠不會消失,通過侵蝕任何有意識生物的意志,讓他們慢慢變成惡意的集合體,我就可以無限的變強,最終,世界將會變成只剩下惡意的集合體,那時候,我!即是阿賴耶!”

    “……”

    “知道了么?為何我根本不在意你們恢復實力,就算萬分之一,不,億分之一的幾率你們這次勝了我,但沒關系,我還有下次,下次,下下次,阿賴耶永遠不會有消除所有人類這個選項,因此,我也永遠不會被消滅。”

    安哥拉說完,閉上眼睛稍微回味了一會后,緩緩睜開眼睛,他要看看蘇函絕望的神情,根本沒有絲毫機會,無論如何都會輸,蘇函他的心靈雖然不會產生惡念,但,并不代表它不會產生絕望。

    事實上,他的心志絕稱不上堅毅,他經常會因為困難而放棄一些東西,不然他也不會成為一整天無所事事得過且過的宅男。

    然而,安哥拉失望了,蘇函并沒有露出哪怕一絲絕望的神情,不要說絕望了,他的眼中,竟然浮現出了一種名為希望的光芒,那令他相當不安的光芒。

    “你知道么?當你無論如何都要守護一樣東西時,任何你擁有的東西都可以毫不猶豫的拋棄,而拋棄掉這些東西,往往,能夠換來與之等價的東西。”

    蘇函的語氣相當平淡,經歷了對人類來說太久的歲月,蘇函早就失去了那種激烈的情緒波動,但,這次的語氣,卻是不同尋常的淡然,不是那種平淡的淡然,而是看透了一切的淡然。

    這種語氣,立刻讓cc緊張的抓緊了蘇函的手,看著他的臉,不斷的搖頭,她知道,他又要亂來了。

    “你非常強,強得就算我再次燃燒我的靈魂也沒有意義,就算是被吉爾用不知名方法拉回來的,令我驚訝的,比我之前強了無數倍的靈魂也沒有意義。”

    “你明知道這些,為何還不讓我看看你絕望的表情!”安哥拉·曼紐猛地將手揮下,東方英靈的騎兵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沖向了西方的英靈們,而西方的英靈,也是絲毫不畏懼的狂吼著,高舉著武器向著東方的英靈沖鋒,無數的魔法,子彈,投矛,飛斧,弓箭,充斥了整個天空,鮮血,一瞬間灑滿了這一片土地。

    英雄王身后,王之財寶大門洞開,無盡的武器閃耀著流光涌出,目標全部指向此世之惡,貞德將領衛隊,圓桌騎士團于一開始就拋棄了所有的敵人,全速向著安哥拉·曼紐的方向沖了過來,如果能將他一擊必殺,那么他們還有機會!

    明明全場都陷入了劍拔弩張的狀態,但蘇函語氣卻依然淡然無比,只見他輕輕的,卻又是讓cc無法抗拒的將她推到閃閃的身旁,繼續說道。

    “阿賴耶是不會算錯的,無論是鏡伶路,還是vajra,被此世之惡說感染的生物,就算他們死了,你依然能夠將他們復活,甚至擁有更強的力量,而抑制力,只是讓我徹底掌握了圣職者的三個職業,充分的了解了他們的力量內涵。”

    “于超時空要塞f中了解了圣騎士的巔峰,于鈴鹿的世界中學到了驅魔師的真諦,于希爾她們的世界里徹底掌握了藍拳的奧義。”

    “圣職者代表著蓋亞賜予的絕對的光輝,驅魔師是人類意志對所有非自然生物的排斥意念,藍拳則是人類**能夠達到的最巔峰。”

    “但是!圣職者有四個職業!你復活的人之中,沒有蘆屋道滿!我學到的東西中,少了一個職業!”

    “蘆屋道滿是被那個職業殺死的,所以你復活不了!阿賴耶并沒有算錯!只是你以為他算錯了而已!世間,是有人能夠將你徹底消滅的!”

    “!”

    這是蘇函最開始的學會的咒語,也是打開這最終局面的鑰匙!

    “如果惡意無法消滅的話!那就換一個人掌控就好了!!!!”

    本來在此世之惡身后平靜的黑色魔霧于瞬間開始鼓蕩,無盡的黑霧狂涌向蘇函,蘇函體內的氣勢止不住的向上瘋長。

    英靈們看著眼前前一秒還赤紅著眼將武器劈向自己的黑色騎兵們下一秒就將手中的利刃刺入身后騎兵的胸膛,不由遲疑的停下了劈砍的動作,本來熱火朝天的戰場于一瞬間就變得十分的詭異。

    “你都干了些什么!你以為你吸收我的惡念之后還會正常么!你會瘋掉的!”

    此世之惡瞬間就不能如剛才一般淡定了,他感到他的力量如流水般被奪走,傾瀉而下的還不止是力量,就連他從阿賴耶那里篡奪來的權能都被蘇函一并奪去,他根本就不是在擔心蘇函,就算蘇函吸收了他的惡念,徹底的瘋狂,與他一同毀滅世界他也絕對不同意,因為,王不需要兩個!充滿惡意的世界只有他一個王就足夠了!

    但是,語言并不可能干擾蘇函的決定,一旦蘇函下了決心,無論任何人都無法改變,見狀,此世之惡立刻揮舞手中的戰斧,狠狠的劈向了蘇函!

    那是足以割裂空間的一擊!

    “吾的神明在此!”

    黑色的幕布再次降臨,但這次幕布就如同缺了一個小口一般,被一個半圓形的結界于此世之惡的前端,隔開了一個缺口,兩邊的光線于此暢通無阻!

    “神的光輝,是惡無法阻擋的。”

    在這充盈著強烈光輝的結界中,手舉戰旗的貞德慘白著臉,看著緩緩化為粒子粉碎的戰旗,面帶微笑。

    “愚蠢!你只是在保護第二個我而已!”

    自己倉促的一擊竟然被區區一個英靈擋住了!這本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卻依然發生了,可見自己的力量衰退的速度到底有多么的快!

    這令此世之惡相當的不安。

    所以,他再次舉起了盤古斧,那英靈絕對無法再擋下自己的第二擊!

    “保護圣女!”

    看見此世之惡再次舉起手中的盤古斧,藏身于貞德結界之內,所剩無幾的將領衛隊們義無反顧的沖向了此世之惡,手中的騎槍充斥著他們幾乎所有的魔力,使得本就鋒銳的槍尖綻放著明艷的光輝。

    “滾開!雜魚!”

    無數黑色的鋒銳尖刺與此世之惡腳底射出,近乎瞬間移動般的速度讓本就沖鋒起來的騎士們無法躲避,就在他們抱著就算身隕于此也要將武器擲出與他同歸于盡的心態抬起手中騎槍的時候,無數黑色的手臂于一瞬間將那些尖刺幾乎摧毀殆盡,只有寥寥幾根尖刺刺穿了三名英靈的身軀。

    不過,這些黑色的手臂,也擋住了所有騎士前沖的步伐,撞擊在這些黑色手臂上,騎士們將它們撞碎的同時也摔得人仰馬翻。

    不過,比起被穿刺來說好多了。

    “都變成這幅模樣了還保持著本心么?!”

    此時的蘇函樣子絕對不算好看,全身都被黑到極致的能量所纏繞,那些濃稠的能量就如同液體一般不斷涌動著,完全掩蓋了蘇函本身的樣貌。

    通體漆黑的蘇函,只有那血色的雙瞳是那么的明顯,整個人一直散發著毀滅而狂亂的波動,與之前那神圣正義的圣騎士姿態完全相去甚遠。

    “我的第四個職業,名為復仇者。”

    如同無數的蘇函一同說話一般,無盡的肥音完全掩蓋了蘇函平時的聲線,只有單純的空氣震動向所有人傳遞著蘇函想要表達的意思。

    “墮入黑暗,卻無時無刻不想著向黑暗復仇,不過是惡意而已,千年前,你無法污染我,千年后,這些惡意,又能拿我怎么樣?”

    “不會被污染的心靈么,阿賴耶還真是找了條好狗啊。”再次舉起盤古斧,這回此世之惡沒有立刻麾下,黑色的魔霧如同涌向蘇函一般涌向盤古斧,

    “沒有絲毫抵抗的勝利果然是無趣的,感謝你,蘇函,我的同胞,為我的勝利增添了那么多的樂趣,那么,接下飽含我所有感謝之情的一擊,然后將本屬于我的力量交出來!”

    此世之惡身后的黑色魔霧近乎消失殆盡,除了被蘇函吸收掉的之外,他將現有的幾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盤古斧之上,巨斧,揮下!

    不再是與一瞬間分開兩個空間的切面,完全不講道理的能量波撞碎了所有的空間,就如同失控了的推土機一般,將所過之處的空間撞得支離破碎,大塊大塊的空間碎裂成碎屑飄散向四周,巨大的空間空洞出現在能量所過的地方。

    這完全不講道理的強大攻擊,攻擊的已經不是蘇函了,而是整個空間,這由抑制力創造的固有結界沿著能量波的前進軌跡開始崩碎,以一種勢不可擋的姿態就要毀滅掉這一整個固有結界!

    面對這無比恐怖的一擊,已經掌控了此世之惡差不多一半力量的蘇函是可以躲開的,但是,他卻根本無法躲避!

    身后,是他心愛的人!需要守護的人!不顧自身安危前來幫助他的人!如果他不在這里將這能量波擋住的話,他們,除了少數幾個特別強大的存在之外,都會在這崩碎空間的攻擊中被湮滅!

    他避無可避!

    “阿瓦隆!”

    就在蘇函調集全身力量,準備硬接這一記真正意義上毀天滅地的攻擊之時,一個少女,站在了他前方,懷揣著同樣的信念,抱著同樣守護伙伴的信念,將劍鞘插在地上,站立在所有人的前方!

    亞瑟王!

    “!!!!!”

    就算是能夠摧毀一整個空間的能量波,也無法于瞬間摧毀遙遠的理想鄉,沒有絲毫的能量對撞,沒有絲毫的聲響,狂躁的能量瘋狂的涌入阿瓦隆之中,而阿瓦隆的劍鞘上,肉眼可見的裂縫瞬間布滿了整個劍鞘。

    就算是阿瓦隆,也無法抵擋這種可以毀滅整個世界的攻擊……

    “轟!!!!!!!!!!!!!!!!!”

    被阿瓦隆吸入的能量于阿瓦隆破裂的瞬間同時炸裂,抵消掉一部分能量波的同時,也將另一部分它的殘威轟向了那手持劍鞘的少女!

    “保護王!”

    圓桌騎士們一個又一個的沖向那殘留的能量,希望為王爭取哪怕一絲一毫的生機,然而,這能量根本不是他們能夠阻擋的,阿瓦隆都無法容納的能量,就算是殘威也摧枯拉朽,圓桌騎士,連同他們的王一同,在這能量之中灰飛煙滅!

    能量波是無情的,更何況驅使它們的人本來目的就是將它路徑上一切事物全部化為虛無,抵消掉那爆炸的部分能量后,能量波依然帶著一往無前的趨勢向著蘇函等人沖來!

    圓桌騎士團的行動感染了在場的所有人,無數的結界,魔法盾出現在那能量波的前方,雖然下一秒就會被那恐怖的能量碾碎,每一秒都有英靈口吐鮮血,精神萎靡的倒在地上,但眾人的努力的確有了回報,比起之前那勢如破竹的姿態,能量波的速度的確減慢了許多。

    但,它依然在前進。

    以海格力斯為首的一干以**強悍防御出眾的英靈們站了出來,騎士們將劍插回劍鞘之中,雙手握緊了手中的盾牌,狂戰士們敲打著自己赤果的胸膛,眾人呼喊著自己的口號,面對洶涌而來,連空間都能夠粉碎的能量波,臉上毫無畏懼!

    而蘇函,則是站立在了所有人的最前方!

    雙腿如同被鋼鐵澆鑄在地上一般,全身的力量被調動起來,激蕩的魔力讓周身粘稠的能量瘋狂的波動著,如同爆沸的沸水一般瘋狂鼓蕩!

    他一步都不會退!因為,身后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

    強烈的光芒在兩方能量對沖的瞬間于中間點炸起,就算是漆黑無比的魔力,兩邊互相撞擊,散發的依然是無比明亮的光芒。

    整個世界都被染成了雪白,身邊剛才還滿滿當當站立著的英靈們于一瞬間便化為了飛灰,整個世界仿佛只剩下蘇函一個人。

    聲音消失了,不,不是消失了,對撞的瞬間絕對發出了極其恐怖的爆鳴聲,但下一刻世界就徹底的安靜了下來,因為強烈的震顫已經讓他失去了所有的聽覺。

    蘇函不敢回頭看,雙臂傳來的近乎撕碎他的壓力也不允許他有絲毫的分心,他只能默默的相信,他的身后,以他為屏障的身后絕對安然無恙,整個世界絕對不是只剩下他一個人!

    毀滅世界的重壓絕對不是那么輕易能夠接下的,就算是全盛的此世之惡也不會耗費那么多能量去接這一擊,更別提只吸收了它一半力量的蘇函,就算有著自身實力的支撐,但雙臂處的黑色能量也在飛快的被那能量波所剝離。

    黑色的能量飛快的消失,蘇函的雙臂也暴露在了那能量波之下,經過歲月磨礪,已經幾乎堅不可摧的雙臂在這蠻不講理的能量之下也是迅速出現一道道的血痕,一片又一片的血霧飄向空中,然后迅速被能量波吹為虛無。

    在這蠻橫的能量之下,弱小的事物,根本連一毫秒也不能夠存留。

    雙臂傳來的劇痛是次要的,身體中那如瀑布般流失的能量才是最令蘇函心驚的,如果此世之惡與蘇函共享感覺的話,蘇函絕對會知道這種感覺就是此世之惡剛剛所經歷的感覺。

    那種全身力量被飛快抽離的感覺,同時在抽取的,是蘇函的信心。

    無論再自信的人,面對這目前為止依然強勢,似乎下一秒就能將一切撕碎的能量波,自己的狀態卻是飛快的減弱的狀況,想必心中都會萌發名為絕望的種子吧。

    就在蘇函開始被絕望這種不斷侵蝕你堅持的情感所侵蝕,壓力倍增的時候,一層淡粉色的護盾悄然的在蘇函身邊立起,隨著它的蔓延,緩緩的,與那能量波開始接觸,雖然它的蔓延速度十分緩慢,但剛一接觸,就與能量波發生了劇烈的沖突!

    平靜的薄膜于接觸的地方開始瘋狂的波動起來,但就是這么一層薄薄的魔法盾,卻是堅強的頂在了那恐怖的能量波前方,看似岌岌可危,但卻真的頂住了那恐怖的能量波。

    蘇函手上的壓力驟減!

    “cc……紫……”

    那薄薄的魔法盾上有著兩種十分熟悉的力量波動,即使蘇函沒有回頭,也知道是誰在幫助他。

    蘇函的身后,紫平舉著手中的折扇,緊閉著眼,沒有絲毫能量涌動,但那無比玄妙的境界之力,卻緊緊的覆蓋在那淡粉色的魔法盾上,無限的增強它的防御力。

    而cc,無論頭發,還是身體,都被鮮血染紅了,全身散發著恐怖的氣勢,雙手之中,幽紅的血球在不斷翻滾,淡粉色的魔法薄膜就是從這血球之中散發出來的,而這血球的原料,正是從cc全身肌膚上滲出的,源源不斷的血液!

    綠色的秀發被鮮血染紅,因激蕩的能量而隨風飄揚,鮮血的魔女,這個外號為何而來不言而喻。

    不死的code配合必死的魔法,雖然不是源世界,但一個平行世界中唯二的code力量被完全激發出來后威力絕對不容小視,配合上境界的力量,就算是能夠摧毀世界的盤古斧,也無法輕易破開!

    “不過這不夠,就算加上現在所有人的力量都是不夠的。”閃閃走到蘇函的身邊,看著眼前近在咫尺卻絲毫不能寸進的能量波,話語中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這并不是他的力量強于我們的總和,只是因為盤古斧,讓這能量在層次上比我們高而已。”

    “王有自己的榮光,也有自己的責任,在手下最后一個士兵死去前,身為王者是萬萬不可身隕的,因為,在指揮中死去的士兵,是有價值的,在無指揮的混亂中枉死的士兵,是毫無價值的。”

    “所以王是不應該,也不能夠去做犧牲這種事情的,這一點,那個小女孩王已經失格了。”

    面露苦笑,閃閃從王財之中將乖離劍抽出來,遞給了蘇函:“不過,我沒想到,在最后,我也要成為一個失格的王了。”

    “吉爾,你想要干什么!”

    沒有去接那乖離劍,蘇函伸手想要抓住吉爾的肩膀,卻被她用乖離劍的劍柄擋住了。

    “給我拿穩了!這是王的命令!”

    看著吉爾那無比認真的眼神,蘇函緩緩的,握住了劍柄。

    “以王的名義,將此劍贈與你,想要發揮它真正的力量的話,就呼喊它的真名,其名為——!”

    吉爾的話音落下,被蘇函握在手中的乖離劍輕輕顫動,下一刻,本來在手中只是重物的乖離劍于瞬間就如同天生就握在手中一般可以如臂指揮,這代表了乖離劍對使用者的認同,只有這樣,使用者才可以使用它的真名解放,不然,乖離劍甚至不如一根燒火棍。

    對此滿意的點點頭,金色的光輝亮起,王之財寶,那雄偉又輝煌的大門再次出現在這個世間,然而,這次,它不是于吉爾身后,而是于吉爾身前顯現,而且,它并不是以打開的姿態,大門緊閉,無數的寶盾鑲嵌在大門上。

    雖然平時閃閃從未重視過這些盾牌寶具,但這只是因為閃閃認為王者并不需要盾牌這種物件來保護自己,那是屬于她的驕傲,卻不能說這些盾牌寶具十分弱小,反而,這些盾牌之中,甚至有乖離劍都無法一次擊破的超級守護存在。

    如今,它們全部掛在王之財寶的大門上,無疑讓王之財寶的防御力達到了最巔峰!

    以整個王財的力量,支持起來的防御!

    淡粉色的薄膜,在說話間已經布滿了裂痕,剛才閃閃就說過了,這不是能量多少的問題,是層次的問題,層次不夠的能量,面對更高層次的能量,就算再多,也只能阻止,不能抵消!

    咔啷~

    粉紅色的薄膜破裂,碎片四散,能量波卻是絲毫沒有停留,在突破了阻礙后立刻想要向前推進,然而,擋在它前面的,是吉爾的王之財寶!

    “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恐怖的音波震撼著空氣,但卻無法撼動那堅固的障壁,世間所有盾牌寶具的原型構筑的壁壘,并不是那么輕易就能夠撼動的。

    臉色慘白,因為剛才那對撞嘴角流下一縷血紅,但閃閃不但沒有后退,反而一步一步的向前推進,一步!兩步!三步!一直在前進的能量波第一次被向后推去!代價,就是金色的王之財寶上,那一縷,又一縷透著強光的裂縫!

    已經無力再向前,慘白著臉的吉爾轉過身,臉上露出從未露出過的絕美笑容,向蘇函伸出了手:“來,讓我看看吧,世間的無數景色我都觀賞過了,只有乖離劍的光輝我從未直面過,來,蘇函,讓我看看吧。”

    “吉爾!你不需要……”

    蘇函剛剛想上前,卻被吉爾直接瞪住了,那美麗的臉上,散發的,卻是絕對不容觸犯的王的威嚴。

    “舉起乖離劍!蘇函!這是命令!”

    “我……”

    “王命你都不聽了嗎!”

    完全不給蘇函說話的時間,王之言即為圣旨,絕對不容任何人忤逆!

    王中之王,吉爾的話更是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她真的認真起來的話,絕對是任何人都無法反抗的。

    蘇函舉起了手中的乖離劍,三片劍刃開始旋轉,身體中的力量開始向乖離劍之中涌去,但那顫抖著的手,還是說明了蘇函沒有揮下的決心。

    “蠢貨。”還是這個稱呼,但這次并不是那嚴厲的呵斥,反而帶著一點點溫柔,吉爾的臉上,那股威嚴散去,剩下的,都是不會在身為王臉上出現的柔和:“現在,你的身后,全都是拼盡了所有力量,只能等待結果的人,而我,也只剩下打開王財的最后這一點力量了,所有人之中,如今,只有你,還有催動乖離劍的力量。”

    “而且,你是不能死的,你死了,沒有另一個人掌控此世之惡,他又會在惡之中誕生,現在一切的犧牲就全都浪費了,不但是浪費了,如今已經被此世之惡占有的意志力已經沒有反抗他的力量了,這種規模的抗爭,已經不可能再出現第二次了,它有無數次從來的機會,我們,沒有了。”

    白色的裂縫越來越多,產生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金色的光芒已經幾乎看不見了,白色的光輝將閃閃身上的金光都壓了下去,將她的輪廓染白,強烈的光,讓面對蘇函的吉爾的臉,都隱藏在了陰影之中。

    “現在,它用了全部力量發出這一擊,就是我們最大,也是唯一的機會了,抵消掉這一擊,它就沒有任何力量與你對抗了,成為新的此世之惡吧,蘇函,你可以的,不被污染的此世之惡,世間,也只有你可以做到了吧。”

    “所以,來吧,不要讓我丑陋的死在那種家伙的手中,至少,至少讓身為王者已經失格了的我,死在我最重要的朋友手中吧,蘇函,世間,已經不多了。”

    白色的光芒已經連成了一片,似乎下一秒,王之財寶就要被那能量波沖毀,而已經沒有絲毫力量了的閃閃,也會如同亞瑟王一般,湮滅在那能量波之中。

    但是,她不想,她不想死在那她認為無比骯臟的家伙手中,真的不想。

    “拜托了,蘇函。”

    一滴晶瑩,從哪已經被光徹底掩蓋,變得一片漆黑的臉上滑落,于那明亮的光輝中,閃耀著刺痛蘇函心靈的光芒。

    “!”

    世間唯二的滅世寶具,乖離劍,于不是英雄王的人手中,綻放出毀滅世界的紫色能量!

    冰地小說網溫馨提示:看書請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