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003】公路無敵
作者:薛歌      更新:2015-10-10 14:12      字數:9079
    冰地小說網歡迎您,如果喜歡請收藏分享:www.rjkrbh.tw

    兩漢,尤其是前漢時,黃老學說盛行,神仙之說亦隨之甚囂塵上。

    久遠者如黃帝、老子,這些古遠的人物成了神仙;近者如二百多年前的安期生,原本的隱士學者,也變成了“食巨棗、大如瓜”、“通蓬萊中,合則見人,不合則隱”的海外仙人。

    高帝時,張良為了成仙“學辟谷,道引輕身”,若不是呂后強勸他進食,怕早就成了餓死鬼。

    文帝時,劉恒也一度熱衷仙道,后因方士辛垣平的騙局敗露而“怠于改正、服、鬼神之事”。

    至漢武時,求仙大潮涌起。劉徹設立[飛廉]、[桎館]、[延壽館]等各種雜祠,封禪大典、巡行海上,癡迷于神仙事。“燕、齊之間方士瞋目扼腕,言有神仙祭祀致福之術者以萬數。”

    宣帝時,“復興神仙方術之事”,“修武帝故事,盛車服,敬齊祠之禮,頗作詩歌。”

    ……

    致東漢時,即便武昭宣時期掀起的全民修仙的熱潮、美夢,已經破滅。但諸如“辟谷食氣、導引行氣、房中術”等一些長生成仙的法門,依舊在王公貴族間流傳、授受。那一份長生久視的希冀,還存在于民眾的念想中。

    而今時,食魚可得水火仙術;不得,亦可前往[白虎山]求仙。

    形體成仙,從未如今日這般,近在咫尺。

    全民修仙的大潮,已然成行。

    宣陽門外,萬人跪伏,其心中思緒,亦澎湃不止。

    “都起來吧。”

    天空中童音飄落時,眾人方緩緩起身。

    五尺左右的童子,攜一貌美侍女,自懸空而立的桃林中,踏云而下。

    “拜……拜見大王!”

    洛陽城內外的居民、桃林下一路追隨來的商賈鄉民,見到大王真容及“駕馭祥云”的仙家手段。忍不住又要頂禮膜拜。

    燕大王忙抬手攔下:“停!”

    眾人參差不齊地再拜一次后,才一一望向眼前這位[白虎大王]。

    五尺小兒,居仙鄉、駕行云。

    仙人,當如是!

    “奉天子旨意。迎[白虎大王]入京觀禮!”張讓首先開口,尖聲叫道。

    “奉大將軍之命,迎燕大王入京!”荀攸的聲音,輕輕朗朗。

    燕小乙頜首示意,看了一眼侍立左右的[仙門]弟子。揮揮手,笑著道:“爾等上前來,與諸位見禮。”

    眾弟子相視一眼后,[英雄榜]榜首關羽,自[仙獸]暴龍上翻身躍下,踏步上前。

    “[仙門]弟子關羽,見過諸位。”

    “[仙門]弟子夏侯惇,見過諸位。”

    “[仙門]弟子巫羅……”

    “……”

    隨著一聲聲“見過諸位”的起落沉浮,人群中議論漸起。

    “那第一人,便是[千里贈寶]的關云長了。”

    “夏侯惇?曹仁?莫不是[仙盟]曹孟德的族弟?”

    “是的。不過。或許用不多日,我們就會換了說辭——‘此人莫非是[仙門]夏侯惇的族兄’。”

    “看那赤甲人!”

    ……

    “[仙門]弟子袁術,見過諸位。”

    袁家嫡子的一聲大吼,頓時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

    “路中捍鬼袁長水?”

    “這廝當真是好運道,竟入了[仙門]!”

    “袁家二子,以往只是‘論庶不論嫡’。今日之后,怕是不同了!”

    袁術聽著眾人一聲聲議論,面上強作平靜,暗里卻心花怒放。

    我袁公路,終有雄風大展之日!

    ※※※

    眾弟子見禮完畢后。又有[仙門]袁紹、[衛鄉僤]張飛等相熟者,上前敘話。

    燕大王看城門久塞、不利往來,向張讓等人道一聲“入城”,即縱云回天上桃林去了。

    張讓、荀攸、袁紹等人。配合著城門校尉,驅散圍觀人群后,打馬驅獸入城。

    待張讓領劉辯、蔡邕告辭后,荀攸湊過來,笑著問[仙門]眾弟子道:“大王高臥仙鄉,不食人間煙火。諸位仙長卻需一處休憩的居所。攸恰好知一清凈處。諸位且隨我一觀,如何?”

    “多謝公達了。”

    [益壽館],何大將軍所建,天子為之賜名。

    樓宇接連,屋舍儼然。猶令眾人滿意的,當屬此館特設的[異獸欄]——專司異獸寄存養護之所。

    [仙門]諸子,遂入住其間。燕大王亦驅動[桃源仙鄉],至[益壽館]館頂十丈處懸停。

    館外立時聚攏來無數的洛陽居民,如方才城門外一般,跪伏禮拜。

    燕大王扶額長嘆——洛陽游歷,怕是難以成行了。

    吃罷[益壽館]中特供的佳肴美食,眾弟子本打算繼續各自的修行,卻在聽到荀攸說起城中[異獸市肆]時,大感興趣。

    [異獸市肆],洛陽城中交易異獸的地方。先前極為火爆,這些日子卻很是蕭條冷清。

    “走去看看!”

    潘鳳等人大喜,[異獸]對于目前的京都洛陽而言,近乎于累贅、騷亂。然對于[仙門]中人來說,卻等同于[仙獸]!

    得了大王允許后,眾弟子,連同秀兒一起,都趕去了城西的[異獸市肆]。

    而燕大王,觀察一會剛剛破土出芽的黍粟幼苗,除除草、灑灑水。而后躺在桃林下,分神[燕云]的同時,打開了“屬性面板”。

    【信仰載體】一欄中,原本增長變緩的各項數字,再一次飛漲起來。

    燕大王滿意地點點頭,不枉本大王[仙鄉]西行,遠來至此。

    接下來,便抽獎吧。

    燕小乙如此想著,隨手一點。

    “叮!”

    [青龍碎片]!

    難不成可以召喚出縮小版的[青龍]?

    帶著一絲疑問,燕大王仔細看去——

    [青龍碎片],1/255。集齊二百五十五枚,可召喚出圣獸[青龍]。

    二百五十五枚?

    燕大王頓時失了興趣,轉手又要抽獎時,桃林下傳來高呼聲。

    “大王,河東衛家獻靈獸一只。求得一見!”

    不是已經告訴那益壽館主,“一應外客,概不接見”嗎?

    河東衛家?靈獸?

    一念至此,燕大王這才有了些興趣。踏云而出,落于[益壽館]中。

    “大王,靈獸在此。”

    河東衛家家主,幼子病重。雖四方求醫,然藥石不可追其疾。后請[白虎城守]陳晨施以仙術。得延命兩月。又以[仙家靈參]續之,得活月余。

    眼下[靈參]所續四十日將近,病子垂垂待死。衛家主無奈,跪求于益壽館前。恰逢館主為其宿交,目不忍睹此狀,加之此人確有一只奇異小獸獻上,遂與其同跪于地,開口高呼。

    待館主尷尬地說明情況后,那衛家主上前深深一禮,而后將一只掙扎不停的毛團團小獸遞過來。

    頭圓尾短、黑白分明。豐腴富態,肥碩似幼熊。

    熊貓!

    燕大王大喜。

    不足二尺,肉團團、柔柔軟的小家伙,一脫手,即撲到大王懷里。首尾蜷作一圓,快樂地打著轉。

    這只小國寶,竟是與小鶴、九尾狐一般的靈獸。

    “懇請大王施以援手,衛家必有重謝!”

    “你那幼子,可是名喚‘仲道’?可是與蔡伯喈之女有婚約?”

    燕大王第一句話,便是如此一問。衛家主暗嘆“通曉世事。果有大神通”,忙不迭地點頭應是。

    “與那蔡氏女解除婚約,再來此處。”

    “解除婚約?”衛家主先是一愣,隨即大喜。叩頭再三,“謝大王恩典!謝大王恩典!”

    燕大王抬手示意,衛家主方起身,謝過館主后,歡天喜地尋蔡邕去了。

    “再有人來,一概不見。尤其是那蔡伯喈。”

    “遵大王令!”

    入夜時分,[仙門]眾弟子趕著一群[異獸]歸館。

    潘鳳得一只[鐵甲幼熊],巫羅得一只[雙頭游隼],余者雖無所獲,卻道那[異獸市肆]因諸弟子一行而漸復先前的熱鬧,兩三日間應再有斬獲。

    “大王,何以攔蔡翁于館外?”

    “蔡翁氣得直跳腳,問其緣由,卻又不答。”

    對于眾弟子的疑惑,燕大王不予解答,只是笑笑。

    翌日一早,“仙人選蔡女為侍”的流言,遍及洛陽城。據傳,蔡伯喈聞之,欣喜若狂,當場便昏了過去。

    翌日午時,“仙人選女為侍”一事,廣為人知。據傳,天子于廣德宮中,怒摔了食案,并以“耽于女事”為由,呵斥了皇長子劉辯。

    翌日昏黃,“仙人選大比勝者為徒”的傳言,迅速在[異能者]中傳開。當日夜中、次日清晨,仙家珍饈——長尾紅魚的價格,由先前的八百錢一尾,驟增至千六一條。然依舊供不應求。尤其數萬參比者,食至頂飽欲吐,方停歇。

    ※※※

    正月十五,洛陽城西。

    天子蒞臨,王公落座。

    簡短幾句話后,天子即宣布[大比]開始。

    旁人尚未有動作,袁家嫡子袁術,跨[仙獸]暴龍,一躍而上高臺。

    眾人為之一愣,這廝不是為觀禮而來的嗎?怎還登臺大比?

    “袁本初,年前你我約定‘三月一比’,怎料你這廝無膽,竟未比先逃……”

    “公路且住口,紹是奉父命歸京、參與[異能大比],非是不戰而逃!”

    “哈,那今日你我便再續前約,如何?”

    “此是[異能大比],非是你[白虎山大比]!”

    “你這廝莫不是又怕了?”

    “你……”

    “本初,”看著臺上胡鬧的袁術,劉宏皺起眉頭,忽又笑著對袁紹道,“你且上臺與公路比上一場。”

    袁紹無奈,上得臺來,看了看威武雄壯的[暴龍],皺眉道:“公路馭使此獸,縱是敗了我,也勝之不武。”

    袁術微笑道:“即便不用[仙獸],敗你亦不費吹灰之力!”

    袁紹一哂。目前的[仙門],最令他心存誡懼的,當是神鬼莫測的燕大王。需要慎而重之的,則屬六大真傳。余者,除去最新出現的[仙獸]這一依仗,實不足為慮。

    袁術嘿嘿一笑,向臺下叫道:“武安師兄,煩勞你將那食盒遞上來!”

    武安國如其所愿,遞上早先準備好的大木盒。

    “看看,此是何物?”袁術拿起竹箸,夾起一尾紅魚,遞向袁紹。

    袁紹移開身體,頗有些抗拒地望了一眼紅魚。臺下無數[異能者],包括另一高臺上的天子劉宏,也是這般表情。

    近幾日,特別是今日的朝食,他們可沒少吃了紅魚!

    袁術無視眾人的表情,將煮好的紅魚撈出,直接撕成兩半。湯汁碎肉,抹了一手。袁紹瞧見了,頓時胃囊翻騰。

    而隨著魚肉獨有的香味發散開,袁大盟主越發覺得,朝食勉強塞下的幾塊魚肉,正死死頂著咽喉處。而臺下,已有作嘔聲響起。

    該死的袁公路,接著對魚肉一口咬下。袁大盟主的額頭,遂生細汗一層。他強忍著嘔意,就要轉頭他顧。

    “嘔!!”

    袁術又嘔又吐,魚肉碎末,裹著唾液,鋪地一層!

    嘔意涌頂,袁紹仍強自忍著惡心,然臺下數萬[異能者]卻已堅持不住。隨著一片“嘔聲”大作,整個[大比]場地,已滿是嘔吐之物。

    一股股的異味彌漫開,原本勉強忍受者,如天子百官、屠夫庶民,再也壓不下腹部攪海翻天般的涌動,俯身嘔吐起來。

    而[仙盟]之主袁本初,在其弟袁術一口魚湯灑過來后,也是魚肉大噴而出。直至酸水苦水吐盡,身子軟綿綿,攤在臺上。

    四月十五,第一日的[異能大比],在一地嘔吐物中落幕。

    [仙門]弟子袁術,遭眾口一詞,逐出了洛陽城。[大比]場地,由洛陽城西,移至西郊野外。(未完待續。)

    PS:  夜班太忙了。搶救、睡覺、新病人、搶救、新病人、睡覺。。。

    冰地小說網溫馨提示:看書請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结果走势图